[华研今日股票]民转军股票

时间:2020-10-31 15:17:47 作者:股票中国

华谊集团股票 华谊兄弟的“转型锦囊” 财经今日头条

《芳华》等高口碑和票房作品。图片说明:华谊主投主控的电影占全年电影市场25%。那一年,华谊兄弟营收高达20。14亿元,净利润5。90亿元,增幅高达141。45%。在良好业绩刺激下,华谊兄弟股价节节攀升,市值迎来近900亿元高峰。而如今,华谊兄弟操盘手依旧是王中军兄弟,但看近两年的表现,在电影领域似乎已经“掉队”,王中军承认,“华谊这几年除了《芳华》和《前任3》,确实没出到爆款。”一方面,这样的表现和行业格局的演变分不开。“现在电影市场整体体量更大,竞争也更大,以前一部影片就占全年总票房百分之十几的情况几乎很难出现了。”另一方面,华谊兄弟自身也有特殊原因。2019年,华谊兄弟两部重要作品《八佰》和《手机2》因故没有上映,导致当年的春节档和暑假档缺席。这也是全年预亏损的主要原因。图片说明:调整档期不代表不会上映。自2019年初王中军宣布回归核心主营,一年来在电影制作与储备上其实下足了功夫。2020年,

华谊集团股票 华谊兄弟的“转型锦囊” 财经今日头条

华谊兄弟的“转型锦囊”原文发布时间:德林社。华谊集团财经今日头条。“去年在这个股市下行当中,帮我个人出钱,曹国伟是之一。马云,卢志强,史玉柱,陈义红,王玉锁,虞峰,柳传志,胡葆森,陈东升。这就是朋友的情结。”近期,在一档访谈节目中,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这样回忆。从王中军的话中能听出三层意思,一是王中军人品好朋友多,二是华谊兄弟去年很缺钱,三是大佬们对华谊兄弟核心价值和未来发展的信任。过去的2019年,堪称华谊兄弟的水逆之年,也是沉默的一年。这一年,华谊兄弟主投主控影片缺失,春节档暑期档成了看客。另外,由于金融政策收紧,华谊兄弟光还债就还了将近30个亿。为了筹钱,王中军不仅高比例质押股票,还“割爱”卖画。几经筹措之下,华谊兄弟的困境得到了缓冲,“2019年已经过去了,在经济这么困难的情况下,华谊所有的融资没有爆仓,没有一个延期,所有银行的钱都还掉了。”王中军说。但华谊兄弟仍未摆脱险境,2020年如果不扭亏,

华谊集团股票 华谊兄弟的“转型锦囊” 财经今日头条

票房上很有超预期的可能,华谊兄弟也有机会在电影市场重振声威。援引券商分析师及影视同行对他的评价,“华谊还是懂内容的,只要好好回归内容,它不是没有牌”。业绩增长新引擎在华谊兄弟的新商业模式中,实景是电影之外的另一主打项目。2011年起,华谊兄弟就在国内布局实景娱乐项目,2014年,王中军提出“去电影单一化”概念,实景娱乐成为了华谊旗下的独立板块,希望以此减轻电影业务的业绩压力。当时,并亲自负责,他说:“未来华谊兄弟会继续以影视为核心,以迪士尼为榜样和目标,打通全产业链。”在2019年报预告中,华谊提到实景板块收入下滑是全年预亏损的原因之一,原因是业务重点从项目开拓转向深耕运营的发展阶段。这其实不难理解,从产业的发展规律来看,华谊实景业务将进入相对稳定的增长期,但伴随市场不断成熟和旅游消费增长达成的收益其实更加分,也让上市公司的业绩组成更健康更有想象空间,毕竟基于目前中国旅游市场的容量和增速来看,

华谊集团股票 华谊兄弟的“转型锦囊” 财经今日头条

站在电影实景娱乐的高概念风口,华谊兄弟的实景娱乐业务或许才是它未来真正的核心优势所在。从投资价值而言,投资——“大手大脚”变精打细算华谊兄弟2019年的亏损,既和影视作品挣钱情况有关,也和投资花钱方式相关。2018、2019两年连续亏损,都和投资不当导致的商誉减值脱不开干系。尤其是2018年,不是主营业务亏损,而是商誉减值导致的亏损。王中军反思,“我们从2009年上市,从6800万利润冲到2015年的时候,已经连续三年都是近10亿利润。所以自己也是盲目乐观吧,盲目乐观的时候对花钱控制得没那么好。”这和此前几年的整个社会风气有关,“经济学家也好,企业家之间聊天也好,都说一个企业做大不是靠自己做大的,都是靠投出来的。”投资过剩导致商誉减值,华谊兄弟吃的亏可谓不小。二级市场上的表现非常直观,从2015年后半年,股市整体下行,不少企业倒下,华谊的市值也从近900亿元跌到了现在的100亿元。“这一轮股市下行、

华谊集团股票 华谊兄弟的“转型锦囊” 财经今日头条

行业调整,对我们全中国的企业家都是一次非常好的教训”,王中军表示。图片说明:华谊兄弟2013年以来股价截图摔过跟头后,这两年,王中军谈的最多的是主业为主、要集中精力做好主营。2019年初提出“影视+实景”新商业模式以来,华谊还一直根据市场环境的变化和公司自身发展状况,不断在调整公司战略。投资方面将此前攻城略地式的战略投资,转变为注重实际收益的财务投资。这样做的好处在于,不仅可以实现开源节流,另一方面也将有效控制商誉的产生。在资本市场上,商誉减值是“黑天鹅”般的存在,不过,商誉减值虽然会在数字上抵消当年的净利润,但并不会对公司现金流产生实际的影响,而商誉水平回归到一个更安全的范围,对企业的未来发展也会是一种松绑,可以减少净利润收益的不确定性。这正是华谊兄弟新商业模式最大的改变:核心业务更聚焦,投资管理更精准。卸下商誉包袱后的华谊兄弟,或将能在2020年打赢一场翻身仗,摆脱退市危机。结语从人类的商业演变史中可以观察到,

本文标签: 股票 民转军 华研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gafan.cn/gupiaotuijian/128064.html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