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股票百科 > > 正文

很稳的股票_我写的关于股票的小说

我写的关于股票的小说,很黄很暴力(一)

冲我甜甜的一笑。我的心理还真有一点紧张,不知道她会对我说什么。“飞哥,真的不好意思,谁也不愿意出这种事。我和姐姐商量好了,是我们的错,您要的是素炒饼,我们给您上的是肉炒饼。”“我说,阿悦,你是不是在说胡话啊?哪来的肉炒饼啊?”“苍蝇也是肉啊!你说是不是飞哥?”阿悦用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,“飞哥,我说的对不对啊?”“阿悦,行啊,最近受什么高人指点了?你说的没错,苍蝇也是肉,那你把它吃了!”“飞哥!你!”我看见阿悦的眼泪快流下来了。“怎么了阿悦,你不说苍蝇也是肉吗?那你今儿把它吃了,你把它吃了,我就当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。”“飞哥,你太欺负人了!好,我吃!”阿悦端起盘子,就听有人喊了声:“等一下!行情不好啊,饿了几天了。受阿悦姑娘邀请,特来吃点剩饭。”还没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,他已以把我剩下的那半份炒饼几口吞了下去。然后冲我们各位一点头说:“谢谢阿悦,谢谢王飞,我吃好了。三爷我去外面受捐了,这天也许很快就会晴了。

我写的关于股票的小说,很黄很暴力(一)

凭什么?凭什么我要理解你们?这样的错误你说下一次一定不会再出现,可这样的错误,有一次就能恶心死人!这要是在股市,你犯一次错误,就可能永远也站不起来了!少废话,我一千块钱,少一分也不行!““飞哥,她们也不容易,我看算了吧。平时她们姐妹俩对我们也是很好的。况且。。。“三接头在为阿喜说情。“容易?谁容易啊?今天谁说都不行!一千块!”这时,阿悦回来了。“姐,你怎么哭了?啊,飞哥,三接头,你们在这吃饭啊!”“阿悦,你过来我和你说。”阿喜把阿悦叫到了一旁。一看到阿悦,我的气就消了一大半。刚才也许真的过份了。可泼出的水,是收不回来了。阿悦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,具体怎么形容,我也说不出来。就是一句话,看着特舒服。并且我非常喜欢她身上的味道,有一点淡淡的奶香。她一靠近我,我就能闻到。我有一次和她说过这事,她笑着回答我说,她吃她妈妈奶吃到十二岁,所以皮肤特别的好,也许就会有一点奶味了。我还在想着,阿悦就过来了,

我写的关于股票的小说,很黄很暴力(一)

我们就会走进大户室,如果失败,我们就回到散户大厅。如果你不敢做,我不勉强你,但从今天起我们的师徒关系就结束了。”“飞哥,我是那种人吗?就是赔得什么都没了,我也铁定陪飞哥,一块儿祼奔!我现在就下单,是几只权证都买,还是就买一只?”“都买。一批批买。单子不要下的太大。”我下达命令,像个船长。“好了,飞哥,明白!”三接头像个水手。看着屏幕上的一笔笔的成交,有几百份的,有几千份的。我们俩上百万的资金挂在那,在一点点的吃着货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投资还是在赌博。在下午收盘前的十分钟,我们扫货成功。所有的权证,又下跌了三到五分钱。我们的市值,损失了约10%。但此刻我的心情确是非常平静的。当我和三接头从二楼下来,来到散户大厅时,听到了很多人在议论:“真不把钱当钱啊!咱们这几个大户竞买进几百万份的权证,现在又跌了。这玩意儿,一分钱都不值啊!疯了!疯了!”“三接头,我们走!不要管他们说什么。大多数人认为是对的时候,

我写的关于股票的小说,很黄很暴力(一)

苍蝇也是肉(一)股票又跌了,我的心情直是糟透了!我碰一下身边的呆子:“三接头”,走,中午请你吃饭。”“飞哥“,今天的饭还吃吗?我们可都没赚钱!还赔了很多呀!“赔钱了也要去吃饭啊!去喜悦餐厅,吃炒饼!““飞哥,你说喜悦她们姐妹俩,在我们做股票的营业厅旁边开的这汖餐厅能赚钱吗?”“赚不到什么钱。股市是牛短熊长。挣钱时大家都使劲花钱,不挣钱时就舍不得花,有时还不吃饭。你说她们赚什么?”“阿喜,给我们来两份炒饼,再来两杯开水。”“好的飞哥,马上来!”“阿喜,阿悦去那了?”“阿悦去股票大厅了,你们没见她吗?”“没见到。阿喜,炒饼多放点油啊!”阿喜笑着走开了。“飞哥,高潮,饼好了,你们慢慢吃。”“三接头,你说你爸给你起的这个名字,“高潮”,真高啊!你爸四十多岁才有的你,也是够高潮的!““得了,飞哥,别说这事了。下午你觉得大盘会怎样?”“我觉得还会跌。不行我们就把股票割肉卖掉!”“行!你说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!

我写的关于股票的小说,很黄很暴力(一)

”三接头不住的对我提出的观点表示赞同。“哎,三接头,你看我这炒饼里是什么?”“哎呀,飞哥,是只苍蝇,他妈的,太恶心了!“我心里这个气啊!真他妈够背的。股票跌了不说,吃饭都能吃出苍蝇。今天这火也该有地儿出了!“阿喜,你过来,看看这是什么?“阿喜看了一下,然后满脸歉意的对我说:“飞哥,真对不起,我给您换一盘肉炒饼。一定是刚才厨师没有注意。你看行吗?““你觉得会行吗?不行!我现在非常的难受,想吐!““飞哥,真的对不起。您要是真不舒服,我带您去医院看看?““什么叫真不舒服?我就是不舒服!我告儿你今天这事没完!““飞哥,那您说这事怎么办吧?“阿喜一脸无奈的样子看着我。“赔我一千块钱!五百块我去看病,五百块精神损失费。““飞哥,就我们这小饭馆,一天也挣不了几个钱。我们姐妹俩从山西到北京来打拼,真的很不容易。您看您的一份炒饼,量有多大,您就理解一下我们。以后这样的错误,我们一定不会出现了。““理解你们。

我写的关于股票的小说,很黄很暴力(一)

”“这个神经病,一个臭要饭的,说起话来也前言不搭后语,还自封三爷,他也配叫爷?三接头在发着牢骚。“三接头,我们走。下午也快开盘了。“阿悦用那双充满泪水的大眼睛,狠狠的盯着我,直到我们彻底消失。“三接头,你先去营业部。我去找一下三爷。““飞哥,一个穷要饭的,你找他干吗?““三接头,我告诉你一件事,我是你的师傅吧?”三接头点了点头。“那你听好了,三爷是我师傅,也就是你的师爷!你明白了吗?““我不明白。一个要饭的还挺牛的。上次我问他点问题,他都不搭理我。这样的师爷我不要,太跌份了。”我无奈的摇了摇头。“三接头,一会儿开盘把我们的股票全部清仓。”“好的飞哥,我先上去了。”(二)“三爷,最近头发见少啊。又在研究什么新的投资方式,我们探讨一下?”在股票营业厅门口,我很容易就找到三爷。“最危险的地方,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就是能获取暴利的地方。你说对不对,王飞?”“有道理。现在行情不好,所有的股票都不挣钱。

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,不代表站长个人立场,请理性看待文中观点,若有侵权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进行删除!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afan.cn/gupiaobaike/2021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