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什么是股票大头区]股市里大头

时间:2020-07-31 09:34:40 作者:股票中国

中国股市潜规则股民是个冤大头(转载)

在吴思研究的中国古代政体中存在的第二等公平里,官府并不是老百姓的平等交易伙伴,官府是有权收费的。老百姓们都很明了,抗粮、抗税或抗拒苛捐杂费,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。很显然,在股市中股民拥有自由退出的权力,但仍然不能说股民就能够拥有第一等公平。对股市的公平等级有着极为精辟的理解。他认为,股市的第一等公平是最基本的,正式条文所规定的公平,其中包括:一、信息披露的公平,即上市公司的所有信息对所有投资者都是无差别的、同一时间的;二、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作为代理人能够充分地、无保留地执行大多数股东的意见。“显然,实践表明这第一等公平是无法实现的。于是投资者转而追求第二等公平,即交易中的公平。”虽然不能和嗜血的公司、掌握信息优势的庄家交易,但一般投资者认为,自己和股市中其他的芸芸众生却是平等的,这也是股市上“民习安之”的公平。在弱小的股民们看来,内幕交易是天经地义的,只要买卖是自愿、无人强迫,不要买入的股票被盗卖了或者挪到别人的账户上就成。

中国股市潜规则股民是个冤大头(转载)

那么吴思一定是在研究了中国历代帝国老百姓的生活后,得出了“老百姓受到不公待遇一定是必然的”这样一个结论。提到“冤大头”,可能许多股民都会感到亲切,中国股市上九成以上的投资者都会觉得自己是个“冤大头”。那么,能将一个阶层整体变成“冤大头”的规则是什么样的?它会显现出哪些明显特征呢?吴思说,中国的投资者习惯称自己是股民而非股东,正是这一字之差反映了其实质地位的差异。投资者买入股票成为股东,中国股市却通过一系列的技术设计让一个股“东”变成了股“民”,让发号施令成了上市公司不可动摇的特权。虽然历代统治者谁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轻视“民”的分量,孟子更曾说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”。然而,甲骨文中“民”字就是一只被刺瞎的眼睛,《词源》上民字的来历便饱含着被欺压和蒙蔽的意味。如果是股东便完全不同了,中国古代北主君,南主臣,东为,西为客席。股民成不了股东,投资者便终究逃脱不了成为冤大头的命运。不管是老百姓还是股民,

中国股市潜规则股民是个冤大头(转载)

既是“冤大头”则一定有冤可诉。吴思说,古代的冤大头们一般不会为一些不大的“冤情”而挣个鱼死网破,其原因同样适用于现代证券版的“冤大头”:“这种局势,对老百姓而言,首先就不值得为了那点乱收费而用几个月的时间,跑几千里路去告状。告状花的钱,打发一辈子的乱收费也有富余,告状必定是亏本的买卖。其次,贪官污吏准备付出更大的代价打掉出头鸟。一旦坏了规矩,他们的损失将极其巨大。因此出头鸟很可能赔上身家性命。第三,在付出上述重大代价之后,告状者的成功概率不过千百之一二。”股市上的“冤大头”们虽然不会为“平冤昭雪”赔上身家性命,但鸣冤之路显然也很不平坦且成本极高。上市公司造假者多多,蒙冤者何止千万,但得到赔偿的至今也只有大庆联谊案的98人。从地方经济的“总体利益”,到法院院长的任免升降,所有的考虑都是要放弃投资者的利益。“冤大头”们经过利害算计,于是也只剩下一个忍气吞声、过往不咎,继续让人家吸血。但“冤大头”们的低眉顺目却培育了做恶者的温床。

中国股市潜规则股民是个冤大头(转载)

更何况,信息在经过各道关卡的时候,必定要经过加工。在信息的极度扭曲和失真的情况下,各级臣子都会得出一个结论:原来皇上是个冤大头。你糊弄了他,占了他的便宜,捞了他一把,他照样给你发工资,提拔你升官。在权力大小方面,皇上处于优势,官僚处于劣势。但是在信息方面,官吏集团却处于绝对优势,封锁和扭曲信息是他们在官场谋生的战略武器。中国股市没有那么多层的官僚层次,以现在媒体及信息传播的发达程度,事情的上传下达虽然不一定原汁原味,但失真程度当不会很高。但现在仍然将它做为一条重要的影响股市运行的“潜规则”来讲,是因为股市是一个新生事物,各级机构或学者在研究它的时候“注意了什么,没注意什么,选择什么,忽略什么,说多说少,说真说假,强调哪些方面,隐瞒哪些方面,什么是主流,什么是支流,说得清楚,说不清楚”便不那么确定。你可以说这些是研究中正常的分歧,但也不能排除利益驱使的结果。要不然关于“经济学家的良心”的争论怎么会愈演愈烈呢。

中国股市潜规则股民是个冤大头(转载)

可透重重迷雾。“潜规则”的最后一条为“崇祯死弯”,简言之,当博弈双方势力过于悬殊,以致一方无法继续生存时,所有的规则将同归于尽,无论是“明规则”还是“潜规则”。那是一种极端,是两败俱伤的结果。我想,大多数时候,博弈体现为同一运行秩序下双方势力的此消彼长。如果将此绘制成一幅K线,我们能在图上找到一个个拐点。虽然总体上看投资者一直是且战且退,但有利于我们的拐点确实存在,比如大庆联谊案的胜诉,或者高先生的肺腑之言。但这显然远远不够。中国股市能否最终消灭这些潜规则,或者将其变为稍稍有利于投资者的规则,最终取决于“股民”的博弈实力,取决于他们是否真能把自己弄成“股东”。0举报|分享|楼主|楼主发言:1次发图:

中国股市潜规则股民是个冤大头(转载)

实际上,决定筛子标准的人的利益,最终决定了上市公司定向选择的结果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假如这是一面根本不希望国有企业漏下的筛子,那么不管国有企业是清官还是恶霸,它最终都会被留下。潜规则之四皇上也是冤大头在无数信息之中,注意了什么,没注意什么,选择什么,忽略什么,说多说少,说真说假,强调哪些方面,隐瞒哪些方面,什么是主流,什么是支流,说得清楚,说不清楚,这都是各级官吏每天面对的选择。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》书中有一条规则看起来有点怪:“皇上也是冤大头”。试想,皇上贵为天子,万人之上,替天行道,怎么可能是冤大头呢?吴思遍阅史书,发现了皇上必然成为冤大头的原因。简单点说,老百姓和皇帝之间隔着七道信息关卡。直接接触老百姓的是衙役,然后是书吏、州县官员、府级官员、省级官员、中央各部、内阁,信息到达终点站皇上面前的时候,已经是第八站了。这还没有算府、省、中央各部的科、处、局和秘书们。即使在最理想的状态下,也不能指望信息经过这许多层的传递仍不失真。

中国股市潜规则股民是个冤大头(转载)

这将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,一旦冲突,首先被放弃的将是投资者的利益,这便是定向选择的结果。古代清官之所以能流芳百世,而数千年来能为世人记住的仅区区数人,实在是因为选择做“清官”其实是选择了一条很辛苦的路,非常人所能。清如海瑞者,生前官至省部级干部,身后却连丧葬费都凑不齐,有诗曰:“萧条棺外无余物,冷落灵前有菜根。说与旁人浑不信,山人亲见泪如倾。”虽然这1300多家上市公司中有守法经营,为流通股股东谋利益的公司,但感觉起来他们就像古代官场上的清官一样稀有而难得,因为实际上,他们不必如此就可以使自己及周围的利益群体过得很舒服。相反,照顾了投资者的利益,势必就“侵害”了其他集团的利益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经营者如果选择了站在投资者利益的一方,便多多少少选择了与其周边利益集团为“敌”的立场:从维系领导关系的支出,到如何对待上下级的吃拿占用,甚至补贴职工福利……正是由于这样的一面筛子,筛走了“清官”,留下了“恶霸”。

本文标签: 股票 股市 大头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gafan.cn/chaogujiqiao/60082.html
相关文章